雅痞子

江晚吟由我来中出

绝望
可能会暂停更新
太麻烦了 本来还以为可以写澄湛接下来的HE和番外(距离完结还有一段时间)
阻断湛哥哥变骚0路程和澄哥幸福生活的不是我 是老福特

【澄湛】反转爱情 05

CP:江澄×蓝湛

阅零无数老司机澄×耿直深情吐槽帝湛

现代

OOC有点大

薛洋和江澄就损友关系

怎么老说我含敏感词?是现在不能放链接了吗?

可以看了吧


突然说一下 《反转爱情》魏婴和蓝湛结束之后 我安排的CP是薛洋 接受不了双鬼道的注意避雷!

爱不ky的小宝贝哦(´-ω-`)


【澄湛】反转爱情 03

CP:江澄×蓝湛

阅零无数老司机澄×耿直深情吐槽帝湛

现代

OOC有点大

其实这就是一个耿直1变骚0的故事


本来计划昨晚发的,结果老福特老吞我第二章

轻微强迫症,必须按顺序排列,不然不舒服

还得学着怎么用石墨,哭唧唧

有没有人教我一下怎么把链接变成一行下划线的字啊?可以的话私信我,万分感谢!


链接走评论

——————————————————

【澄湛】反转爱情 02

CP:江澄×蓝湛

阅零无数老司机澄×耿直深情吐槽帝湛

现代

OOC有点大

 其实这就是一个耿直1变骚0的故事

两次都给我屏蔽了,气鼓鼓

https://shimo.im/docs/NVVNEQQZrk0EHQdS

【澄湛】反转爱情 01

CP:江澄×蓝湛

现代

OOC有点大

阅零无数老司机澄×耿直深情吐槽帝湛

北极圈的我只能自己燃烧脂肪造热





01.



蓝湛,男,29岁,取向男,目前有一固定伴侣,名魏婴,日常体位在上,截止昨晚,没有做零的打算。


这是蓝湛在自己主编床上醒来的第一想法。


然后,宿醉的感觉逐渐消失,全身上下的神经开始正常工作。

“艹。”

这是他发出的第一个词汇。


慢慢回想起昨晚自己与那人放浪于形骸之外的床事,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丢人。

丢到家了。


他堂堂纯一,竟然会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百般婉转承欢,要多浪有多浪,要多骚有多骚。

比自家魏婴都骚。


不过,话说回来,怪不得那么多同志喜欢做零。


做零真爽,真他妈太爽了。

就是第一次,浑身酸疼,屁股也疼。


向来严于律己礼貌待人,恪守自家雅正家规的蓝湛同学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当然,他没胆说出来。


因为昨晚与他一起纵情于房事,带领他领略一般男人体会不到的快感的人,此刻正躺在他身边,一双杏眸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醒了?”男人开口,声音低沉,略带些沙哑的性感。


蓝湛虽然羞愤欲死,但还是被这声音迷的七荤八素。内心小人不断告诫自己,我是有家室的人,不能出轨了还没有愧疚心……


“不舒服吗?那你再躺会儿,我去叫早饭……要纯牛奶还是甜牛奶?”江澄的声音既好听又温柔。


去他妈的愧疚心。

“甜的。”


“好。”


说罢,江澄起身,被子滑落露出一身印子,放肆地宣告着昨晚的激情。


从蓝湛的角度刚好能一清二楚地看到他背上被挠出的红色痕迹,从蝴蝶骨一直延伸到腰部。


肩膀上也是被指甲划出的印子,连脖子后面都有。


不用想也知道出自谁手。


江澄带着一身“爱的痕迹”在卧室肆无忌惮地行动,把昨晚被丢在地上的衣物、手机、套套、润滑剂等一一捡起来,统统归位。


最后在衣柜里找出自己的休闲外套。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叫你。”

 十分贴心的带上了门。


蓝湛绝望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江澄把一颗小番茄扔进嘴里,颇具资本主义气息的开口:“最近稿子写的怎么样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嗯……就是……最近……忙……”
 几个词而已,声音却越来越没有底气。


“公司带你们来旅游,不仅是为了玩乐,这种活动每年一次,每次公司都认真对待,不仅是增进公司与签约作者之间的联系,你们也要为此给公司带来一定的好处……你都是签约六年的作者了,对公司的了解肯定比那些新人多吧?”


那我这是六年来第一次参加旅游活动,而且就被你给上了……


蓝湛委屈,脸上依旧面瘫,但不停用筷子戳荷包蛋的动作出卖了他的慌张。


毕竟他已经快三个礼拜没有碰笔了。


还有一个星期就截稿,他的专栏还在连载中,日常短篇也没写,作者访谈……


江澄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虚和焦虑,捏着一颗红艳艳的小番茄,慢悠悠的开口:“不过看你昨天晚上那么辛苦,我决定动用一下主编的特权,找编辑临时给你把窗补上,”他把小番茄扔进嘴里,“不过,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用的‘正当理由’了。”


说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你你……我……”

蓝湛似乎是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江澄不明所以,“诶,等等,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我……”蓝湛觉得此刻的自己不能怂,怼他,狠狠的怼他!必须要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昨晚的事是对自己家庭和人生来说的一次重大转折。


“我就是第一次,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对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害我以后1不回去了怎么办?我家可是还有个骚0要养的啊。


“诶?伤害?我明明……很温柔了啊,都没有出血……你应该庆幸是我给你开的苞,”江澄把最后一颗小番茄扔进嘴里。


蓝湛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画面感,江澄穿着紧身皮衣,勾勒出令人着迷的身体,他拿着小皮鞭,风情万种的开口:“我有钱有身材,找我给开苞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我拿一晚上出来陪你玩,你当我是空气啊,居然敢说我伤害了你。”

感谢张雨绮女士提供的语音包。


是你上high了我,我他妈现在却不能一笑而过。


“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挺自信的……而且,我看你昨晚那么主动,叫的那么浪,动作还娴熟……”江澄顿了顿,手指摸着下巴,做出一番思考的样子,“你真的是第一次?我觉得你天赋异禀啊。”


我求你闭嘴!



tbc.


————————————


北极圈……真的好冷……
 视角主蓝湛吧 早就有开这个坑的想法了 奈何有点忙
 我能说写正文前我已经写好几个番外了吗😷
 但要正文更完才能放出来 
 正文写的慢 真的慢……
 其实是沉迷于爬墙……

政哥哥牛逼!
政哥哥冲鸭!
政哥哥的舔狗 到最后 应有尽有

各种表情包
图来自微博

【羡澄】失落爱人

【羡澄】失落爱人





我玩着手里的笔,看着眼前颓靡的青年,四个月来我的第一个患者。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硕士毕业三年,在这个事务所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我一直都很负责任,对我的每一个患者都尽心尽力做到最好,虽然年轻,但在同行内部获得了不低的评价,甚至有慕名而来事务所请我治疗的人。


不巧的是一年前我出了车祸,伤筋动骨一百天,恢复又花了一些时间,等我再次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时,我的患者已经走了不少,毕竟我也是医生。


我翻了翻眼前这个人的资料,蓝湛,男,29岁,和自己的哥哥相恋,哥哥因为意外已经去世,他无法从这样的打击中走出来,因此患上了臆想症。


在往后翻几页是病人的家庭住址,联系方式之类的,看来以前没有治疗经历。



“喂!”青年突然开口,直勾勾的看着我,“叔父说,你是我这三个月的保姆。”


对,这里是蓝湛家,是他的叔父聘请我在他离开的这三个月里照顾他,以保姆的身份,实际上是治疗。


我放下文件夹,“那么,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饿了。”


行吧。


当我把煮好的莲藕排骨汤端上桌时,转身已经看不见蓝湛了,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一丝慌乱,这家伙,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我的工资……


我在露台上找到了蓝湛,他正把双手按在摇椅的扶手上,俯身微笑,轻轻的说着什么,像是恋人之间的低语。


但是摇椅上没有人。


他听见我拉开露台玻璃门的声音,起身冲我友好地微笑,他的手仿佛在空中找到了什么着力点,看起来像是搭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否则只会加重他的病情,甚至还会刺激到他引发什么别的病症。我挺害怕狂躁病病人的,曾经就接手过一个,肩膀上到现在还留着疤。


“吃饭了。”我喊道。


“嗯。”他冲我点点头,蹲下身,仰视坐在摇椅上的人,宠溺地笑笑,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低下头叹了口气,站起身用手揪了揪那人的头发。


蓝湛向我走来,一脸无奈:“哥说,他不想吃饭,他还不饿。”


“那我留一份饭,待会儿他想吃了我在给他热一下吧。”我道。


他的表情好像有点惊讶,随即平静了下来,“谢谢你。”


吃饭的时候,他很开心,和我聊了许多。


“这个汤真好喝,排骨也炖的好棒。”他心满意足地喝完一碗,把勺子用拇指压在碗的边缘,“还有吗?”


我把一块排骨肉吞进肚子里,觉得自己这次炖的汤真特么好喝,快赶上老姐做的了,“厨房的那个锅里,汤勺在锅盖上,小心一点,别打碎了。”等会走的时候一定要带一碗,给魏无羡那个混蛋尝尝,让他敢轻视我的手艺!


蓝湛端着盛满汤的碗出来,坐在原来的位子上,我伸长了脖子瞅他的碗,好啊,他竟然把仅存五块的玉米捞了两块!


蓝湛用勺子压着排骨肉,轻轻开口:“我哥其实厨艺特别烂,每次我做饭的时候他都闹着要进厨房,说是给我帮忙,其实完全的就是在帮倒忙……有一次我做莲藕排骨汤,他竟然在汤里放胡椒!做好之后差点没把我俩辣死。”


我十分不厚道地笑出了声,汤勺没拿稳,撒了一些在餐桌上。


“哈哈哈……抱歉,你继续说。”我抽了一张纸,把桌上的油渍擦干净。


我知道蓝湛现在已经信任我了,目前是打开他话匣子最好的时机,他说的越多,对我接下来给他的治疗越有利。


“我们是大学的时候确定关系的,嗯……他先告的白……”


“哇哦……”我露出了十分八卦的表情,虽然我知道这个样子一定很猥琐。


“当时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嗯……其实我觉得我喜欢他的时间一定比他喜欢我的时间长!高中的时候我俩住上下铺,每次我在换衣服的时候,他都特别作死地把头从上面伸下来,倒着看我,然后特别嘴贱地说‘哟,发育的不错嘛’我真的特别想抽他。


“高考报名的时候,我问他,你想报哪里的大学,他说你想去哪我就跟着你呗……因为他这句话,我特别紧张,生怕自己的心意被他发现了……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


“后来我俩顺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他主修的是教育,说将来想当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我总觉得他会祸害一帮祖国的花朵……


“我是医学部的,将来想当一个医生,其实我特别喜欢穿白大褂的人,觉得他们特别好看,特别有气质……”突然,他脸红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令人害羞的事情,我突然玩心大起,忍不住逗他:“你们在大学里……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吗?”


他啃了一口玉米,“嗯……白色情人节那天我收到了同系女生的表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居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我觉得是我同班的一个损友告诉他的……那天我刚跟着导师实习完,回到我俩在校外租的房子里,他喝了酒,抓着我的领子就问我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我从来没见过他能委屈成那个样子,快要哭了的表情,一边喊我的小名一边质问我是不是不要他了……


“我说怎么会呢,我已经拒绝了她呀……


“顿时我就明白了,原来他也是喜欢我的,你知道吗,当时我有多开心,感觉整颗心都被喜欢塞得满满的……


“我捧着他的脸,轻轻吻着他皱起来的眉心,我对他说其实我喜欢的是你呀……我哥眼睛特别好看,是桃花眼哦,就是那种特别特别好看的眼睛!睫毛也长,每次看见他笑,我都想把他抱在怀里,谁都不许看!


“说完那句话我就后悔了,他立刻就不老实了,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不停的摸我的腰,他知道我的腰一直都特别敏感,没几下我就感觉我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他的嘴贴上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亲的晕头转向的了,我感觉自己的肺像是被吸干了氧气,大口大口的喘着,口水也顺着嘴角流着……哎,第一次亲亲就败下了阵……真丢人啊……”他十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耳朵尖都红透了。


我嘬了一口汤,没有打断他的思路。


“我看见他笑得见牙不见眼,把我装白大褂的袋子取过来,让我穿上,我有点不明白,但还是顺了他的意,嗯……毕竟我俩也是互相表明心意了……


“我换完衣服后,他又不老实地贴了上来,直接抱住我的腰,我腾空了起来,趴在他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气,我能感觉到 他的身 体 慢慢变 烫,刚在他脖子上 咬 了一口,就感觉到他一个机灵,然后自己被摔在了床上。


“他的腿跪在我腰部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坏笑着,一颗一颗 解 开自己的 纽 扣,他肌 肉特别好看,不是喷张的那种壮男,线条……嗯,这个不能告诉你太多,否则你会喜欢上他的,这样的话我就又多了个情敌了……”


“噗,哈哈!”我放下勺子,轻轻拍了拍桌子,要是在家里的话桌子早就被我拍的啪啪响了,抽了张纸擦了擦我的眼泪,“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是有夫之夫,已经结婚了,而且我老公绝对比你的哥哥好一万倍!”我也不甘示弱。


他白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你就吹牛吧。


“他把手撑在我头的两侧,一个字一个字对我说,好像咬牙切齿一样,‘你知不知道,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穿白大褂在我眼前晃悠的时候,我就想撕了这衣服,然后狠狠的把你干到哭着求饶!’


“好吧,我承认是我大意了,我只是暗恋他,没想到他竟然对我抱有那种非分之想!”


“后来,你们就过上了那种没 羞 没 躁的夫夫生活?”我问道。


“哈哈。”他笑着,好像对我给予他的祝福非常满意,“嗯,已经计划结婚了呢。”


“哦……”我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声音,“那你们父母呢?同意吗?”


“嗯……我爸倒是无所谓啦,就是我妈有点不好说服,不过她看我俩是真心相爱的,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就同意了。”餐厅里暖黄的灯光下,蓝湛笑得很好看。


我把最后一口汤喝完,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但他突然没声了,我抬头一看,他冲着没有人的楼梯笑着。


“哥!你下来啦,今晚有莲藕排骨汤喝哦,我去给你盛!”说罢,就到厨房里去了。


我尴尬地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顺手把他旁边位子的凳子抽了出来,这个时候只要配合他就好了。


他捧着热腾腾的莲藕排骨汤出来,放在我刚拉出凳子的位置上,“哥,尝尝!”


碗中冒着热气,他盯着那碗汤看了一会儿,十分失落,“哥既然你不想吃那就算了吧。”



我看着手腕上的表,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我觉得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已经八点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哥不想吃的话也不用勉强……早点洗了睡啊,明早我还会来的!”


蓝湛点了点头,把我送到玄关,正穿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那个……能不能让我带一份汤回去?这么晚了,我爱人的学校也快下晚自习了,外边买的东西我不放心卫生,想给他带回去尝尝。”


蓝湛说了句“没问题呀”,转身去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保温盒,“让你老公趁热吃哦。”


我接过盒子,冲他笑了笑:“好的。”




魏无羡八点四十下晚自习,我寻思给他发个消息让他下班之后直接到阿姐家,我还是想让阿姐尝尝我做的莲藕排骨汤和她的到底有哪里不一样,以后再做改正。


金子轩怀里抱着一岁大一点的金凌,正在哄他睡觉,我把保温盒放在餐桌上,去看我的小外甥,粉嫩嫩的小男孩以后一定是个坚强的了不起的人。


金子轩小心翼翼地把金凌放在他的婴儿床里,十分不友好地瞥了一眼我,然后看向那个保温盒,“你又在作什么妖?”


我吸完外甥,把头从婴儿床里拔出来,“我在患者家做了莲藕排骨汤,想拿来给阿姐尝尝。”


金子轩僵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摇了摇头,低沉着声音说:“……江澄,你……又去工作了?”


我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手上一边拆着保温盒,一边道:“人嘛,总是要向前看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我不知道我是对自己说,还是对金子轩说。


我感觉到他也坐了下来,我把还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推给他,他盯着汤久久的看着,我竟然发现他的肩膀在抖动,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这样的一个在商场上强势的人,看见一碗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会失态到这个地步。


我起身,走到玄关处,听见背后他冷冷的声音:“……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我扶着酸痛的腰准时到了蓝湛家。


别想多了,我是因为晚上泡了澡,出浴缸的时候脚滑了一下才磕到了腰的。


蓝湛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叼着牙刷,一头毛胡乱翘着,我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昨天的帅哥哥也有不修边幅的时候啊……


“泥酷乙税便探探(你可以随便看看)。”


我看他发音困难,连忙说了好几个“好”,就让他赶紧回洗漱间去。




通过几天的接触,从谈吐中我觉得蓝湛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会有很多吃醋的小心思,会默默的为他喜欢的人做好一切,他说:“有时候我都不告诉我哥其实是我帮他打点好了一切,嗯……我很享受照顾我喜欢的人的感觉……”


就连他们的结婚戒指,都是他自己悄悄地去挑的,藏着掖着不让哥哥发现,虽然最后还是暴露了,他用自己接了好几个单子的钱订做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婚戒。


那段时间他把自己累得进了医院,哥哥来医院看他的时候差点没和医生打起来。


“因为太喜欢了嘛,而且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他摸着我的脑袋,特别无奈,他说‘你差点给我了一个惊吓’……嗯……我也没有想到嘛……


“后来我拿出戒指,单膝跪地向他求婚,他先是惊讶,后来差点哭了,嗯……我喜欢的人,绝对不会让他难过的,然后我就踮起脚捧着他的脸,亲亲他……谁知这孙子竟然还来事了,当时就把我扛起来去了卧室……”


我觉得我又猥琐了:“然后呢?”


他瞬间红了脸:“后面的内容是付费节目……不对,任何人都不给看!”


“不过……我还是要真的感谢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没有他的叔父,我都没办法联系到全世界那么有名的婚戒设计师……


“我一直都知道他喜欢我,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他的成绩比我好多了,最擅长的是利用催眠治疗,他的眼睛是真的好看,颜色很特别……


“也许他是最了解我的,但是我没有办法把我对他的感觉变成爱情,如果我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是会第一时间去找他……或许……”


我等着下文,但是他再也没有说话。




我早就看上了蓝湛家露台上的摇椅,觉得坐上去的话肯定很舒服,就冲洗漱间喊了一句:“我去阳台上玩啦!”


不等他回答就上了楼,在二楼的拐角处我看见书房里的灯亮着,这屋子平时就蓝湛一个人住,他叔父蓝启仁已经出国去了,三个月之后才会回来,书房的灯光……


我不敢大意,轻轻地走过去,推开门,没有人,我松了口气。


我看见书桌上摆放着一个紫色的笔记本,这个笔记本……


是谁送给我的?是我送给谁的?


旁边的书是……


催眠……心理暗示……臆想症……


我翻开紫色的本子……


魏无羡就是个大猪蹄子!!!


今天魏无羡对我告白了,啊,好紧张啊,心就像跳出来了一样……


第一次真的好疼,但是是魏无羡!我喜欢的人!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好幸运……


阿姐被那个金孔雀拱了,呜呜,我以后还有莲藕排骨汤吃吗┭┮﹏┭┮……


我找蓝湛的叔父联系到了全世界超级有名的婚戒设计师,好贵鸭,但是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当然要给魏无羡最好的!……


蓝湛,对不起……


希望以后蓝湛和魏无羡一见面不要打起来……


今天我结婚了,和我从小就喜欢的人!祝福我们的人有好多,我的小外甥也出生了,幸福o(* ̄▽ ̄*)o……


去度蜜月(๑•̀ㅂ•́)و✧……


今天带着爸妈老姐一起出去玩,好久没坐旅游大巴了,下周回来记录一下……




“谁准你进来的?!”是蓝湛的声音。


我的头好疼,身体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快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我看着地面离我越来越近,突然画面停住,我感觉到我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接住,接着被放在了书房的床上。


蓝湛强行把我的头摆正,大手覆盖我我的脸,逼我从指缝中与他对视,我害怕极了他那双极浅的琥珀色眸子,挣扎着想要闭上眼睛,但是我的手脚和眼皮都不听我的使唤了……


我感觉到自己被扔进了冰冷的水中,我拼命的向上游,怎么也呼吸不到空气。




周围是吵闹的人,一位大妈拉着大巴车司机的手臂,嘴里骂着难听的话,不停地用手上的包打他,要他把车开回去。


旅游大巴已经上了高速,这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窝在我怀里的江澄把零食往旁边一放,起身要去和那大妈理论,被我一把拉住,“澄澄,别惹事上身。”


他不满的嘟了嘟嘴,指着我的鼻子训我,我把他的手拉住,放到嘴边亲亲,“乖,老婆说的都对。”


突然,车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突然加速,好像车撞倒了什么东西,但很快我就感觉到,车体在坠落。


外面是水被溅起的声音,全车的人都没有了重心。


车体整个倾斜,周围没有了光,陷入一片黑暗,吵闹声,尖叫声,婴儿的啼哭声……


江澄眼疾手快,取下窗子边的应急锤,发狠一般朝着玻璃猛击。


“魏无羡,你水性比我好,先出去!快!”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我抱了起来,水从外面涌了进来,他愣了一下,随即更加坚定的把我往破口外面推。


“出去,然后回来救我们。”他走到刚生完金凌没多久的江厌离身边,把她护住。车里快被水填满了。


我在冰冷的水里拼命向上游,怎么都够不到水面。


不知道水里泡了多久,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三。”

我在江家人的葬礼上嚎啕大哭,直到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趴在他们的墓前,突然胸口一阵闷,我吐出一大口鲜血……


“二。”

我在我和江澄的家里,整天精神恍惚,我听见自己说“如果死的是魏无羡就好了”,蓝湛拉起我的领子,恶狠狠地对我说:“你以为江澄想看到的是这样的你吗?你是江澄喜欢的人,你是他拼了命救下来的人,好好想想!”

死的是魏无羡,活下来的是江澄。

我听见有人这样说。


“一。”

江澄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治疗结束。醒来吧,魏无羡。”



完。

--------------------------------

有参考催眠大师

都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听到没有 双杰女孩们!

有bug在评论里告诉我,时间匆忙T T

【羡澄羡】等风来 叁

主羡澄羡 副湛澄 曦澄就一丢丢

话不多说,直接上文吧!

文笔渣,慎入!!

叁.

江枫眠最近有点头秃。

自家儿子和养子的生日离的很近,马上就要到了,尽管今年又是不能陪自己儿子过生日,但是自己现在连礼物都没准备好!

啊啊啊!烦躁!

今天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为此事挠头了。江枫眠颤抖的看着手上脱落下来的黑发,觉得自己离一架飞天大桥横跨海面的壮丽发型不远了。

江澄从小就因为他的事业处于繁忙期而缺少父爱,有了一些心里阴影,直到现在,有些事在江澄心里留下的疤都难以被抚平。

虞紫鸢推门进来,十二厘米的高跟踩过满地的废纸团,优雅而不失潇洒地来到江枫眠身边,把他拿在手里用来装作认真工作的文件一抽。

“走,跟我去商业区。”

“???”

他被自家老婆拎着后颈皮上了车。

纽约的商业区确实彰显了纽约作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大佬气质。

这一点,在江澄和魏婴第一次来的时候成功迷路的时候就体会到了,当然最后还是被虞紫鸢提回去臭着脸骂了一顿,期间江枫眠还很贴心的给老婆端茶润润喉咙,以便老婆继续骂。

那一刻,江澄确确实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孩子只是父母恩爱的意外。

江厌离和江晚吟,都是意外。

想到这里,十五岁的江澄低下头,刘海遮住眼睛,看不见表情。

魏婴在他旁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仿佛在说“你别多想。”

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虞紫鸢自然察觉到了江澄的变化,伸手揉了揉江澄的发,然后一把抱进怀里。

“妈妈这是担心你们啊……哎……傻孩子……”

江澄的脸埋进虞紫鸢的怀里,泪水打湿了她胸前的昂贵布料,他哭的时候不会出声音,也许这已成为习惯。

改不了了。

江枫眠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老婆熟练地和营业员交谈,很快便有好几个被包好的盒子放在了柜台上。

夫人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咱儿子会喜欢这些啊?青春期孩子会和父母有代沟的啊懂不懂?咱喜欢的东西不一定孩子会喜欢啊……这样真的不会让澄澄和阿婴尴尬地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吗……我这几天一直就在苦恼这个问题才想不好到底该送什么礼物……你怎么就这么……

当然,他没胆说出来。

“刷卡去吧。”虞紫鸢拍拍手,一副“我完成我的任务了”的样子。

老婆您这一脸自信是怎么回事啊……

江枫眠愣愣的付了钱,感叹了一下老婆的购买能力,手还没离开柜台就又被按住了。

虞紫鸢递给他一支笔,“写点什么,祝他们生日快乐吧。”

江枫眠看着营业员把一个个盒子装进一个大箱子,他的助理从门外进来了好几次,每次手里都抱着几个明显不是这家店的盒子,马上这些东西就要飞向中国,送到孩子们手中,还是自己和老婆一起挑的,心里一阵暖意。

双手包住虞紫鸢拿着笔的手,送到嘴边轻啄了一口,笑意充满双眸,“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虞紫鸢:“⁄⁄⁄⁄⁄⁄⁄⁄”

“我才不喜欢你呢!自作多情的臭男人!!”

江澄敷了面膜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刷微博,今年的生日又是自己和这个傻逼过。

魏无羡还在冲澡,死了都要爱的声音在江澄耳边搅得他心烦意乱,然而现在自己却没办法发出声音吼他。

稳住!江澄!!这面膜几百块呢!!江澄!稳住你就胜利了!!!

“滴滴滴滴!”

企鹅上突然被敲。

我一直在等你:【图片】我的血小板的等身抱枕到了

江澄:“噗!哈哈哈哈哈!啊!!!”

一个没拿稳,手机pia一下砸中了江澄的脸。

江澄:“……”

蓝忘机你个天杀的!!这时候为什么要给我发消息!!!你是不是嫉妒我的面膜?

认命地抽了张纸把屏幕擦干净,看着蓝湛抱着血小板抱枕的自拍,面瘫脸想掩饰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而导致的面部肌肉扭曲,江澄忍不住想笑。

江澄晚吟:蓝忘机你明天死定了!

我一直在等你:?

江澄晚吟:我正在敷面膜

我一直在等你:???

江澄晚吟:我面膜笑裂了 而且手机砸在了我脸上

我一直在等你:……

蓝忘机和魏无羡最近不熬夜打游戏了,每天睡得可早,所以江澄和魏婴晚上就不留宿蓝家了。

对他俩来说,高三学习太忙压力太大什么的都不是借口。

原因是某天晚上江澄躺在床上,游戏公会的群里大佬萌新扎堆“滴滴滴”个不停,江澄顺手点开公会群,好久没和这群好友说话了。

作为一款半回合制玄学抽卡手游,想要变强不氪就要爆肝,对号的练度和随机应变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江澄和蓝湛都是开荒时期的玩家,刚开服那会儿掐着零点的时间进去注册了账号,同一个服,同一个公会。

工会是江澄创建的,叫“魔法少女”,他本人的ID是三毒圣手。当他把邀请入会的消息发给蓝湛的时候,蓝湛看着公会名,犹豫了一下,最终追老婆的心理还是占了上风,战胜了理智。

“景行含光已加入公会。”

江澄起这个名字的本意是想吸引更多的小姐姐,但效果貌似适得其反。小姐姐没来几个,和自己一样的宅男到是扎堆来。

不过话说回来,宅男就是游戏的战斗力啊,上古时期的玩家,都知道有个公会叫魔法少女,一直位列榜首,包括江澄和蓝湛,个个都是肝帝。

后来满级封神了,这俩人渐渐地开始养老,会长也转给了可靠的新人,魔法少女一直在公会前十,萌新大佬都有。

现任副会长就跟个老妈子一样,催大伙赶紧睡觉。

“熬夜会变秃哦”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复读机!

江澄看着好笑,跟着发了一句。

“卧槽!是三毒大佬!”

“惊了,三毒大佬深夜突然粗线!”

“史前大佬好鸭~”

江澄挺喜欢这些沙雕网友的,毕竟是快落源泉,“你们好~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o(* ̄︶ ̄*)o”

关掉手机,江澄撕下脸上的面膜,去卫生间洗了手,路过书房,声音带着笑意,冲里面喊了一句:“不睡觉会变秃哦~”

魏无羡终于洗完了澡,把脏衣服都放进了洗衣篮里,只穿了一条 内 裤在江澄面前晃悠。

十八岁的少年身体充满了活力,魏无羡肤 色很健康,肌肉匀称,修长而不失饱满,很有张力,发 育的很好,不穿衣服的时候有点小性 感。

江澄看着他裤 裆 处鼓鼓囊囊的一团,紧 实的 屁 股 随着走路扭动,有种莫名的冲动,好想……

不!你不想!

没由来的红了脸,还好他敷着面膜,看不出来。

魏婴终于把东西收拾完,一条腿跪在床边,掀开江澄的被子。

“卧槽!澄澄你怎么不穿衣服!!??”

江澄敷着面膜不能开口,拿眼神控诉他:你不也没穿?

“起来,把衣服穿上!这样睡觉容易感冒。”魏无羡一把把江澄捞起来,手臂圈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好,另一只手拿了睡衣就往他身上套。

江澄很享受魏婴照顾他的感觉,很像依赖,但他心里清楚,这是不是依赖。

他就想这样被魏婴宠着,最好永远都不要离开。

他知道魏婴是喜欢他的,绝对比自己喜欢上他更早,所以他就觉得,明明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凭什么要我先告白。

理所应当的傲娇,被魏无羡宠的。

夜深人静,两个少年相拥而睡,黑夜里,魏无羡的眼睛睁开,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澄澄大宝贝,忍不住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轻手轻脚下了床,到卫生间解决生 理问题。

脑子里回想着掀开被子看到的是喜欢的人只穿了一条 内 裤的身体,白 皙 健康 的皮 肤 让人看着好想在上面留下点什么,最好是属于自己的 印 记。浅褐色 的 乳 首 挺立着,在空气中因为自己突然掀开被子而微微颤抖,紧实的 小 腹 下 碍人视线的 内 裤,真想 把手伸进去一 把 握 住……

“呃啊……”魏婴手上不停,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喘,不能让澄澄听见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澄不知梦到了什么,小嘴一撅,眉头微皱,喃喃道:“魏无羡……你这个……大猪蹄子……”

江澄和魏婴看着家门口的巨大箱子,二脸懵逼。

“你买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买。”

“我最近也没买东西啊,这箱子怎么回事?”

“不知道,里面东西看起来貌似挺多的……”

“那这……”

“不知道……”

“……”

“……”

“哦!我想起来了,前几天虞阿姨给我发消息说给咱们买了东西!好像是生日礼物!”

俩人动手,三下五除二把箱子搬进了客厅。

拆箱。

经典空军联名版,新款AJ,斯凯奇,FILA,六冠王,黑红禁穿,郭艾伦,风水……

还有各种限量版……

“今晚……咱们吃……吃火锅吧……”

“一定……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两人声音都有些颤抖。

“啊啊啊!我爱江叔叔和虞夫人!!!”

“原来老爹和老娘是爱我的……”江澄泫然欲泣,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

一边等火锅送上门,两人一边收拾满地的纸盒和纸袋,魏婴已经穿上了一双,站在镜子前手里拿着扫帚扭来扭去。

江澄把纸盒堆好,回头看见骚气四溢的魏婴,忍不住走过去,把他脖子一拉,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你愿不愿意让我站在你的AJ上亲你?”

杏眸水润,楚楚可怜。

魏婴还没反应过来,江澄一脚踩上了魏婴的新AJ,小猫一般用唇蹭了蹭他的下巴,呼吸打在魏婴的脖颈上,微微发痒。

他正想抓住江澄,却不料江澄放开他跑到门口,火锅到了。

魏婴有点发愣。

“魏婴!过来帮忙!不然我就把虾饺全部吃光光!”

魏婴扔下扫帚,心里是被喜欢的人撒过娇的甜蜜。

“来啦!”

江枫眠的信被随手放在沙发上,安静的躺着,就像远在大洋彼岸的父母,即便不在身边,也是尽力守护住这个家。

细致入微,默默无闻。

愿你们每个重要的时刻,身边都有重要的人陪伴。

生日快乐。

我们是一家人。

江枫眠❤虞紫鸢

TBC.

————————————————

因为懒,所以这篇大概算是给两人的生日贺文?

不存在的 随便看看就好

私设蓝曦臣 魏无羡 江晚吟同年 10.8 10.31 11.05 顺序大小

蓝忘机比三人都小一岁

别问我为什么一个年级 剧情需要 莫深究

下章或下下章温启登场 还有温晁和温宁

慢慢进入主要剧情吧 dbq我懒 更得慢

随便看看啦 

还没想好最后要不要给蓝忘机配个CP  

我要是调皮的话就给他官配忘玄了[和善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