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子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那么我就对你说一世情话

【羡澄羡】等风来 壹

Attention!!!

现代 校园 

主羡澄羡 副湛澄湛 曦澄曦

攻受无差

不吃的自行退出 不要找存在感

错字问题欢迎指出




壹.

江澄看完虞紫鸢给自己发的一连串消息,回复一个“知道了,你们也注意安全”就把手机塞进了抽屉,预备铃在他的手从书包里抽出来的瞬间响了起来。

蓝涣做完数学老师上节课布置的作业,放下笔,两人看着前排三个如同烈士就义一般睡姿的人不约而同扶额。

江澄把自己的化学课本从一堆杂物里拯救出来,前排的魏婴和聂怀桑还在和周公幽会,顺手抄起刚被拯救的化学书,卷成一个棒,果断地在魏婴和聂怀桑脑袋上各敲了一下。

两颗刚刚还漂浮在云端的脑袋悠悠转醒,一脸迷茫的望着四周。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

“???”上课了?

“……”八成是。

江澄看着用别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交流的二人,忍不住想要上去一人再给一书,非把他们敲醒不可。

“晚吟。”蓝涣按了一下江澄的肩膀,示意他别冲动,声音十分温柔:“这节化学课,上课铃都打了,你们赶紧清醒一下。”

魏婴甩甩脑袋,“唉,澄澄,我马上清醒,马上清醒……”说着,拿起化学书,跟聂怀桑谜之对视一眼,为了防止课上睡着,两人都十分自觉的去站在了教室后。

化学老师走进教室,不喊起立就开始上课是这个老师的习惯,立马进入今天课堂的正题。

江澄和蓝涣面前还有一个脑袋趴在桌子上,两人很有默契地没有叫他。

蓝湛。

江澄不喊他是因为人亲哥在自己旁边坐着,不太好意思用书去锤人家,蓝涣不喊他是因为自己十分不爽昨天江澄是和蓝湛一起出去吃的午饭,不是在学校食堂,是在校外那种很小资的餐厅里吃的,还一起喝了奶茶。而且没有叫上他。

我古风音乐社忙也不是蓝忘机你可以觊觎你嫂子的理由!

就像让你在晚吟面前丢一次脸怎么了?哼!

塑料兄弟情。


课上了十多分钟,化学老师没有辜负蓝涣的期望,注意到了睡姿十分扭曲的蓝湛。

右手抓着一支笔,手臂立在桌子上,头埋在双臂间,胳膊既当了枕头又把脸遮得严严实实。

化学老师脑内风暴了一下,确定这位同学从她进教室就没有起来过,随即一个粉笔头丢过去。

砸中了衣服。

没反应。

江澄看情况不妙,赶紧拍拍蓝湛的背。


“你们三个这一排,后面站着的两个说啥呢笑得那么开心?剩下的这一个从我进教室开始就昏迷不醒,你们,怎么回事啊?”

蓝湛终于醒了,一张俊脸上还带着睡出的印子,回头瞪了他哥一眼,喝了口水让自己马上清醒。

蓝涣毫不示弱地回瞪了回去,顺便还翻了一个自以为江澄没发现的白眼。

江澄:“……”

江澄是这两年来第一次见蓝涣如此不顾形象地翻白眼!他俩绝对出啥问题了!但人俩兄弟的事自己也不好说啥呀。

气氛在这三人之间莫名诡异。


后面和聂怀桑唠嗑唠的不亦乐乎的魏婴丝毫没有一点自家弟弟即将被拐走的危机感。




魏婴是在自己初三快毕业的时候遇见江澄的,那时他刚被接到江家,满眼都是陌生而严肃的面孔,他不懂江家的规矩,但是寄人篱下,他尽量不在有长辈的地方撒野。

但是在没有长辈的地方,他不仅自己一个人浪,还顺带捎上江澄。


江澄告诉他,在任何人面前没有礼貌都不会怎样,顶多掉一层皮,但是唯独在江老爷子面前不行。

“面对他你一定得有礼貌,绝对不能胡来!有时候宁可不说话也不能多说一个字,他的观点尽管你知道是不对的,你也不能反驳。”

魏婴不笨,相反还挺聪明的,立刻就明白了江澄的叮咛。

但他还是忍不住再皮一下:“唉,如果我反驳了会怎么样?举个例子呗。”

江澄眼睛慢慢闭上,再睁开,换了一个不适合他这个年龄的眼神,叹了口气,没再说话了,魏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他看不懂的东西。




“唉,澄澄啊,最近我是真的困啊,困到连走路都没劲了……”魏婴背着书包,在江澄面前晃悠,活像一片移动的猪肉。

江澄把作业塞进书包,“你可拉倒吧你,你要不是天天晚上跟蓝湛和聂怀桑他们通宵打游戏不睡觉,哪儿来这么多破事儿!蓝涣你也不管管你弟弟,天天晚上这三个打游戏,这么下去不睡觉,迟早猝死!”

蓝涣轻轻笑了一下,把蓝湛的书包拿着,“这游戏刚刚发售,买到第一版的人也不多,他们沉迷也是情理之中嘛,他们打他们的游戏,咱们睡就行了。”


呵,多亏了这游戏,这几天晚吟放了学都是在蓝家待着的,虽然是为了陪魏无羡,但每天晚上抱着晚吟睡觉的可是我!啊哈!魏无羡那货猝死就猝死吧,自己刚好少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

啊,心情不禁好起来了呢,微笑。


几人走出教室门,放水刚回来的蓝湛稳稳接住了老哥扔过来的书包。

他戴了一条印有NIKE的白色运动发带,刘海用水打湿了一点,往两边拨开,露出眉毛和琥珀色的明亮眼睛,冲聂怀桑眼神示意了一下,后者立马将不知从哪里摸来的篮球扔给他。


蓝忘机左手抱着篮球,“不打一把再回去?”

在教室里被题海折磨了一天的江澄:儿子你甚得爸爸欢心。





球场上,聂明玦肆意地挥洒着汗水,三步上篮的动作做出了自认为最潇洒的一次,一身的腱子肉都在诉说着男性的魅力。然而观众席上的金光瑶丝毫没有注意到,正兴高采烈地和隔壁班班花秦愫讨论着物理题。


聂怀桑今天也觉得自家老哥头上的绿色运动发带异常的亮眼呢。

同时,他也觉得江澄的骚紫色发带和魏无羡的红色发带有种莫名的异曲同工之妙。

你好骚啊。


“怀桑,你不来打一把吗?”江澄和其他三人一样,把书包放在金光瑶身边让他帮忙看着。

聂怀桑思绪瞬间被拉回,想起了因为自家老哥对原谅色的谜之执着而躺在自己书包里的同款发带。

我才不想让原谅色出现在我的头上。


他微笑着立起巴掌,做了一个拒绝的动作。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