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子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那么我就对你说一世情话

【羡澄羡】等风来 贰

Attenion!!!

现代 校园

主羡澄羡 副湛澄湛 曦澄曦

攻受无差

不吃的自行退出 不要找存在感

刚开始用lofter发文 不怎么熟练 很多东西还在慢慢摸索 

错字问题欢迎指出

世界观大概就是没有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之分 只要喜欢就可以在一起 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即便一个人上一个是男朋友下一个是女朋友也不会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同性异性都可以结婚 法律都承认

嗯 就是这样




贰.



魏无羡看着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江澄,露出半张脸,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打上一层阴影,宣告着主人这些天每晚都在熬夜的事实。高二的课程算不上繁重,就是杂得很,九门功课和被称为小高考的学业水平考试把学生们都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江晚吟脖子的线条很美,白皙修长,看起来很脆弱,尤其是耳朵后那一块嫩肉,不知道舔起来是什么味道……


魏无羡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他竟然在意*淫江澄!


有了这个意识的他在身体起反应之前快步走出教室,走廊上,男生女生们闹作一团,班长蓝曦臣今天过生日,男生们把他抬起来正在刷他。


蓝曦臣挣扎着,纵使他力气再大,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不止四手,控制他的几乎有班里三分之一的男生了好吗!为首的蓝忘机异常兴奋,他负责禁锢住蓝曦臣的手臂外加从背后抱着他。蓝曦臣胳膊抬不起来,便去抓蓝忘机的大腿。


魏无羡眼疾手快,上去就把蓝曦臣的腿抬了起来,蓝曦臣重心不稳,一下倒在背后自家弟弟的身上,蓝忘机托住他,抬起腿在他屁股上顶了一下,不让他掉下去,然后……他被抱得更紧了。


蓝曦臣一脸生无可恋,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个小兔崽子喂大,你就是这么报答哥哥我的?


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是兄弟齐心协力阻止这黑暗势力的蔓延吗!


蓝忘机!等到你生日的时候我一定联合全班同学刷到你下不来床!


兴奋的蓝忘机同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了下不来床的威胁,平时话都不怎么说的面瘫脸此时此刻嘴角疯狂上扬。


“唉!咱们班长大人今年这是第几个生日呀?”有同学带着搞事的语气问道。


蓝忘机立马心领神会:“十七!”


男生们控制着蓝曦臣,在楼道扶手处把他的腿*分*开,毫不留情地怼了上去,一上一下摩擦着。


“住手啊!啊啊啊啊!!!!”

“一!二!三!四!五!六!……十六!十七!”

“蓝曦臣生日快乐!!!”

“班长大人生日快乐!!!”

“……”


“蓝曦臣被刷事件”在男生女生们的哄闹和秃顶年级组的训斥中落下帷幕。




魏无羡闹够了,心里暂时不去想刚才令自己心跳加速的江晚吟,他趴在走廊的扶手上,感受着秋日早晨阳光的温暖。


风吹动魏无羡的刘海,他眼神迷离地看着楼下喧闹的人们。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羡慕风,羡慕风来去自由,什么都能走进风的心里,但是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风可以使万物都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万物却不能将风如何。



“干什么呢你?上课了知不知道?”江澄站在教室后门处,伸出个脑袋,冲魏无羡说话,“赶紧进来!”


魏无羡这才发觉,自己一时文艺过了头,竟把上课铃声给忽略了,“来啦!”





一到蓝家,魏无羡和蓝忘机就直奔电脑而去,江澄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个的痴迷劲,进了厨房,准备张罗今天的晚餐。


“晚吟,要不咱们还是点外卖吧?这样太麻烦了。”


“不要!咱们都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了,我实在有点受不了。”


“嗯,那好吧,晚吟说什么便是什么。”蓝曦臣微笑,如沐春风。


江澄默默抖落一地鸡皮疙瘩,装作没听见蓝曦臣的话,“晚上咱们吃火锅吧,做鸳鸯锅,我弄锅底,你能不能去买点菜?”


蓝家兄弟住的小区里有综合性大超市,东西全,而且价格不贵,“行,都要买什么,你给我列个清单。”


江澄打开手机,输入了一连串菜名,发给蓝涣。


“我也不知道你和蓝湛喜欢吃什么,你自己看着买吧。”


“好。”蓝涣突然有种错觉,恩爱夫妻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的相处模式?



蓝曦臣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江澄抱臂出来,他已经换上了家居服,还穿上了围裙,“对了,再买些莲藕,魏无羡喜欢吃这个。”


“嗯。”蓝曦臣觉得江澄的这个样子像极了人妻,吃什么都惦记着自己儿子的口味。


魏无羡和蓝忘机还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江澄伸出个头,“我说,现在都十一点了,你们俩能不能消停会儿?作业做了吗?”


魏无羡嬉皮笑脸:“明天早上英语早读,老师请假了,到时候再补。”


江晚吟脸上敷着面膜,头发用发箍箍住,书房里暖色的光打在身上,魏无羡一时觉得这个样子的他很温柔,适合娶回家。


蓝忘机蹭的一下站起来,近乎绝望地问道:“十一点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重重地“嗯”了一下,然后就看到蓝忘机像是被点着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洗脸台。





江澄和魏无羡第一次留宿蓝家的时候,就被蓝家两兄弟对自己的脸病态般的执着震惊了。


魏无羡认为,江澄每隔一天就要敷一次面膜,并且要用不少护肤品在脸上,他刚开始还说江澄活的也太精致了,男孩子糙一点也没啥,但是后来也被江澄拉进了护肤的行列,有时候还会提醒江澄敷面膜。


直到见识到了蓝家两兄弟。


晚上十点,蓝曦臣和蓝忘机坐在梳妆台前,一个带着白色兔耳的发箍,一个带着白色猫耳的发箍,对着镜子,开始擦护肤品。


梳妆台上摆满的瓶瓶罐罐印着看不懂的文字,蓝氏兄弟却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手速从里面拿出一瓶,擦完,再拿出另一瓶。每一次出手都是那么迅速而准确,涂抹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怕是职业级的美妆博主也比不上。


职业级?江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词,用胳膊肘怼了一下魏无羡,“你说,他们俩擦护肤品的手速和叶修大神打职业赛的手速相比,谁会赢?”


魏无羡是被江澄拉进全职坑的,江澄本命是叶修,他比较喜欢王杰希,“肯定是叶修会赢啊!”魏无羡求生欲十分强烈,没敢为了看江澄炸毛而说出蓝忘机这三个字。


江晚吟眼睛闪闪地看着他,自己本命被肯定,笑得特别甜:“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魏无羡很别扭的别开头,耳朵红了。当然,这没能逃脱江晚吟的眼睛,他也没有为此调侃他,只是把魏无羡的肩膀一拍,“走了,睡觉去。”





晚自习全班正安静的写作业,老师没有到,不知是谁把教室的灯突然关了,漆黑一片,坐在讲台上的蓝涣正要起身去开灯加训人,不料突然肩膀上一沉,回头一看,是江晚吟和魏无羡把他按住了。


全班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蓝忘机捧着全班同学众筹买的蛋糕从教室后面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十七根蜡烛的烛光映得蓝忘机的脸异常温柔。


他的眼睛突然有点湿。


我是这个班的班长。


蓝曦臣觉得,这大概是自己活到现在过的最难忘的一次生日了,各种方面的。不知道很多年后,当这个班的孩子们再次聚到一起时,能不能还是现在的模样。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