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子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那么我就对你说一世情话

【羡澄羡】等风来 叁

主羡澄羡 副湛澄 曦澄就一丢丢

话不多说,直接上文吧!

文笔渣,慎入!!

叁.

江枫眠最近有点头秃。

自家儿子和养子的生日离的很近,马上就要到了,尽管今年又是不能陪自己儿子过生日,但是自己现在连礼物都没准备好!

啊啊啊!烦躁!

今天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为此事挠头了。江枫眠颤抖的看着手上脱落下来的黑发,觉得自己离一架飞天大桥横跨海面的壮丽发型不远了。

江澄从小就因为他的事业处于繁忙期而缺少父爱,有了一些心里阴影,直到现在,有些事在江澄心里留下的疤都难以被抚平。

虞紫鸢推门进来,十二厘米的高跟踩过满地的废纸团,优雅而不失潇洒地来到江枫眠身边,把他拿在手里用来装作认真工作的文件一抽。

“走,跟我去商业区。”

“???”

他被自家老婆拎着后颈皮上了车。

纽约的商业区确实彰显了纽约作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大佬气质。

这一点,在江澄和魏婴第一次来的时候成功迷路的时候就体会到了,当然最后还是被虞紫鸢提回去臭着脸骂了一顿,期间江枫眠还很贴心的给老婆端茶润润喉咙,以便老婆继续骂。

那一刻,江澄确确实实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孩子只是父母恩爱的意外。

江厌离和江晚吟,都是意外。

想到这里,十五岁的江澄低下头,刘海遮住眼睛,看不见表情。

魏婴在他旁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仿佛在说“你别多想。”

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虞紫鸢自然察觉到了江澄的变化,伸手揉了揉江澄的发,然后一把抱进怀里。

“妈妈这是担心你们啊……哎……傻孩子……”

江澄的脸埋进虞紫鸢的怀里,泪水打湿了她胸前的昂贵布料,他哭的时候不会出声音,也许这已成为习惯。

改不了了。

江枫眠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老婆熟练地和营业员交谈,很快便有好几个被包好的盒子放在了柜台上。

夫人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咱儿子会喜欢这些啊?青春期孩子会和父母有代沟的啊懂不懂?咱喜欢的东西不一定孩子会喜欢啊……这样真的不会让澄澄和阿婴尴尬地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吗……我这几天一直就在苦恼这个问题才想不好到底该送什么礼物……你怎么就这么……

当然,他没胆说出来。

“刷卡去吧。”虞紫鸢拍拍手,一副“我完成我的任务了”的样子。

老婆您这一脸自信是怎么回事啊……

江枫眠愣愣的付了钱,感叹了一下老婆的购买能力,手还没离开柜台就又被按住了。

虞紫鸢递给他一支笔,“写点什么,祝他们生日快乐吧。”

江枫眠看着营业员把一个个盒子装进一个大箱子,他的助理从门外进来了好几次,每次手里都抱着几个明显不是这家店的盒子,马上这些东西就要飞向中国,送到孩子们手中,还是自己和老婆一起挑的,心里一阵暖意。

双手包住虞紫鸢拿着笔的手,送到嘴边轻啄了一口,笑意充满双眸,“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虞紫鸢:“⁄⁄⁄⁄⁄⁄⁄⁄”

“我才不喜欢你呢!自作多情的臭男人!!”

江澄敷了面膜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刷微博,今年的生日又是自己和这个傻逼过。

魏无羡还在冲澡,死了都要爱的声音在江澄耳边搅得他心烦意乱,然而现在自己却没办法发出声音吼他。

稳住!江澄!!这面膜几百块呢!!江澄!稳住你就胜利了!!!

“滴滴滴滴!”

企鹅上突然被敲。

我一直在等你:【图片】我的血小板的等身抱枕到了

江澄:“噗!哈哈哈哈哈!啊!!!”

一个没拿稳,手机pia一下砸中了江澄的脸。

江澄:“……”

蓝忘机你个天杀的!!这时候为什么要给我发消息!!!你是不是嫉妒我的面膜?

认命地抽了张纸把屏幕擦干净,看着蓝湛抱着血小板抱枕的自拍,面瘫脸想掩饰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而导致的面部肌肉扭曲,江澄忍不住想笑。

江澄晚吟:蓝忘机你明天死定了!

我一直在等你:?

江澄晚吟:我正在敷面膜

我一直在等你:???

江澄晚吟:我面膜笑裂了 而且手机砸在了我脸上

我一直在等你:……

蓝忘机和魏无羡最近不熬夜打游戏了,每天睡得可早,所以江澄和魏婴晚上就不留宿蓝家了。

对他俩来说,高三学习太忙压力太大什么的都不是借口。

原因是某天晚上江澄躺在床上,游戏公会的群里大佬萌新扎堆“滴滴滴”个不停,江澄顺手点开公会群,好久没和这群好友说话了。

作为一款半回合制玄学抽卡手游,想要变强不氪就要爆肝,对号的练度和随机应变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江澄和蓝湛都是开荒时期的玩家,刚开服那会儿掐着零点的时间进去注册了账号,同一个服,同一个公会。

工会是江澄创建的,叫“魔法少女”,他本人的ID是三毒圣手。当他把邀请入会的消息发给蓝湛的时候,蓝湛看着公会名,犹豫了一下,最终追老婆的心理还是占了上风,战胜了理智。

“景行含光已加入公会。”

江澄起这个名字的本意是想吸引更多的小姐姐,但效果貌似适得其反。小姐姐没来几个,和自己一样的宅男到是扎堆来。

不过话说回来,宅男就是游戏的战斗力啊,上古时期的玩家,都知道有个公会叫魔法少女,一直位列榜首,包括江澄和蓝湛,个个都是肝帝。

后来满级封神了,这俩人渐渐地开始养老,会长也转给了可靠的新人,魔法少女一直在公会前十,萌新大佬都有。

现任副会长就跟个老妈子一样,催大伙赶紧睡觉。

“熬夜会变秃哦”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复读机!

江澄看着好笑,跟着发了一句。

“卧槽!是三毒大佬!”

“惊了,三毒大佬深夜突然粗线!”

“史前大佬好鸭~”

江澄挺喜欢这些沙雕网友的,毕竟是快落源泉,“你们好~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o(* ̄︶ ̄*)o”

关掉手机,江澄撕下脸上的面膜,去卫生间洗了手,路过书房,声音带着笑意,冲里面喊了一句:“不睡觉会变秃哦~”

魏无羡终于洗完了澡,把脏衣服都放进了洗衣篮里,只穿了一条 内 裤在江澄面前晃悠。

十八岁的少年身体充满了活力,魏无羡肤 色很健康,肌肉匀称,修长而不失饱满,很有张力,发 育的很好,不穿衣服的时候有点小性 感。

江澄看着他裤 裆 处鼓鼓囊囊的一团,紧 实的 屁 股 随着走路扭动,有种莫名的冲动,好想……

不!你不想!

没由来的红了脸,还好他敷着面膜,看不出来。

魏婴终于把东西收拾完,一条腿跪在床边,掀开江澄的被子。

“卧槽!澄澄你怎么不穿衣服!!??”

江澄敷着面膜不能开口,拿眼神控诉他:你不也没穿?

“起来,把衣服穿上!这样睡觉容易感冒。”魏无羡一把把江澄捞起来,手臂圈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好,另一只手拿了睡衣就往他身上套。

江澄很享受魏婴照顾他的感觉,很像依赖,但他心里清楚,这是不是依赖。

他就想这样被魏婴宠着,最好永远都不要离开。

他知道魏婴是喜欢他的,绝对比自己喜欢上他更早,所以他就觉得,明明是你先喜欢上我的,凭什么要我先告白。

理所应当的傲娇,被魏无羡宠的。

夜深人静,两个少年相拥而睡,黑夜里,魏无羡的眼睛睁开,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澄澄大宝贝,忍不住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轻手轻脚下了床,到卫生间解决生 理问题。

脑子里回想着掀开被子看到的是喜欢的人只穿了一条 内 裤的身体,白 皙 健康 的皮 肤 让人看着好想在上面留下点什么,最好是属于自己的 印 记。浅褐色 的 乳 首 挺立着,在空气中因为自己突然掀开被子而微微颤抖,紧实的 小 腹 下 碍人视线的 内 裤,真想 把手伸进去一 把 握 住……

“呃啊……”魏婴手上不停,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喘,不能让澄澄听见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澄不知梦到了什么,小嘴一撅,眉头微皱,喃喃道:“魏无羡……你这个……大猪蹄子……”

江澄和魏婴看着家门口的巨大箱子,二脸懵逼。

“你买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买。”

“我最近也没买东西啊,这箱子怎么回事?”

“不知道,里面东西看起来貌似挺多的……”

“那这……”

“不知道……”

“……”

“……”

“哦!我想起来了,前几天虞阿姨给我发消息说给咱们买了东西!好像是生日礼物!”

俩人动手,三下五除二把箱子搬进了客厅。

拆箱。

经典空军联名版,新款AJ,斯凯奇,FILA,六冠王,黑红禁穿,郭艾伦,风水……

还有各种限量版……

“今晚……咱们吃……吃火锅吧……”

“一定……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两人声音都有些颤抖。

“啊啊啊!我爱江叔叔和虞夫人!!!”

“原来老爹和老娘是爱我的……”江澄泫然欲泣,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

一边等火锅送上门,两人一边收拾满地的纸盒和纸袋,魏婴已经穿上了一双,站在镜子前手里拿着扫帚扭来扭去。

江澄把纸盒堆好,回头看见骚气四溢的魏婴,忍不住走过去,把他脖子一拉,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你愿不愿意让我站在你的AJ上亲你?”

杏眸水润,楚楚可怜。

魏婴还没反应过来,江澄一脚踩上了魏婴的新AJ,小猫一般用唇蹭了蹭他的下巴,呼吸打在魏婴的脖颈上,微微发痒。

他正想抓住江澄,却不料江澄放开他跑到门口,火锅到了。

魏婴有点发愣。

“魏婴!过来帮忙!不然我就把虾饺全部吃光光!”

魏婴扔下扫帚,心里是被喜欢的人撒过娇的甜蜜。

“来啦!”

江枫眠的信被随手放在沙发上,安静的躺着,就像远在大洋彼岸的父母,即便不在身边,也是尽力守护住这个家。

细致入微,默默无闻。

愿你们每个重要的时刻,身边都有重要的人陪伴。

生日快乐。

我们是一家人。

江枫眠❤虞紫鸢

TBC.

————————————————

因为懒,所以这篇大概算是给两人的生日贺文?

不存在的 随便看看就好

私设蓝曦臣 魏无羡 江晚吟同年 10.8 10.31 11.05 顺序大小

蓝忘机比三人都小一岁

别问我为什么一个年级 剧情需要 莫深究

下章或下下章温启登场 还有温晁和温宁

慢慢进入主要剧情吧 dbq我懒 更得慢

随便看看啦 

还没想好最后要不要给蓝忘机配个CP  

我要是调皮的话就给他官配忘玄了[和善的微笑]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