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痞子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那么我就对你说一世情话

【澄湛】反转爱情 08

CP:江澄×蓝湛 

阅零无数老司机澄×耿直深情吐槽帝湛 

现代 OOC有点大 

08. 

送蓝湛登上高铁之后,江澄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又直白地认识到自己是个混蛋,并且自认为清醒程度堪比洪世贤。 


他瘫在沙发上,举起女儿,看着黑柴小爱肚子上那道疤,想起来上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混蛋时,付出的代价是自己没有孙子可抱。 



某不良作者拖稿成自然,编辑部上上下下都一致地把该作者的名字与“拖稿天王”画上了一个完美的等号,甚至一时间都用“那个拖稿的老贼”代替了该作者的名字。每月截稿前,编辑们在与自己负责的作者过着相爱相杀的催稿生活时,不约而同地抛出一个问题:这月谁去催那个老贼的稿子? 


身为同事,不提这个问题也许我们还能愉悦地共事,提起这个问题,那就不好意思了。 


老贼的脸皮堪比城墙拐,几千年矗立于世界之巅无人可撼动,拖稿技能堪比最前沿的人工智能,不仅套路深沉,系统还不定期更新。以至于编辑部没有一个固定编辑能镇的住他。 


新来的小编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但据说是个能徒手干翻一排壮汉的眼镜妹,跆拳道黑带二段,再往上升就可以去打全国比赛了,此时正穿着粉色洛丽塔裙子,手指不安地绞着蕾丝裙边,显而易见的害羞。 


“那个,江主编……”少女开口,紧张得声音都有些颤抖,“那个先生的稿子……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知道是我的工作能力问题,截稿在即,我们各种方法都试过了……能不能请您做个主?”说着,小心地看向江澄,意思就是我们都没辙了,还烦请您出个山,把那尊大佛的稿子给请出来。 


主编大人揉揉太阳穴,因为长时间对着电脑看稿子导致眼睛有些酸胀,“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去。”末了又笑着加了一句“今天很好看。” 


眼镜妹抱着文件小跑出了江澄的办公室,水润的樱桃色嘴唇紧紧地抿着也抑制不住荡漾的少女心。 


嘴上虽然答应得痛快,但想要拿到那老贼的稿子却是不是一般的容易,江澄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拿起含光先生的手稿,觉得此时此刻只有含光小天使才能治愈我饱经沧桑的内心。不论是令人视觉舒适的手写字,还是从来不需要人催稿的写作速度,文章质量也好,需要修改的地方都不是很多。 


不过,总是借着送稿子的名义偷看自己,这理由未免也太憋屈了吧。想到这,江澄忍不住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连自己都没察觉。 


从眼镜妹那里拿到了老贼家的钥匙,虽然眼镜妹说老贼早已逃之夭夭,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活脱脱一个人间蒸发,但江澄还是打算从老贼家入手,好好排查一番。 


然后,他就提溜着老贼爱得跟命一样的柯士奇去了宠物医院。 


毕竟自己落跑却忘了把儿子带上,这种事只有老贼那种喜欢柯基和哈士奇混血,拥有缺根筋审美的人才能干的出来。 



-主编江澄:我们现在在宠物医院[图片][图片] 


-大风起兮不是拖稿老贼:爸爸! 


-大风起兮不是拖稿老贼:爸爸!求您住手!我交稿!我马上交稿!!! 


-大风起兮不是拖稿老贼:爸爸你看我一眼o(╥﹏╥)o求您保我儿子一条根……它才两岁啊,你忍心吗? 


-主编江澄:我记得你是昨天下午开始联系不到的吧?到现在已经过了15个小时,这期间它都没有进食也不会开水龙头喝水……你就是这么照顾你儿子的?不过正好做手术……时间预约在25分钟之后,我要是看不到你的稿子躺在我邮箱里,你儿子的命/根……嗯,难说 



大风起兮此刻正卑微地捧着手机,躲在一家书店的阅读区里,一遍又一遍点开江主编发给自己的照片,仿佛心在滴血。 


他儿子是在一家流浪宠物收容所里领养到的,哈士奇和柯基的混血,不仅腿短,狗脸还诡异的严肃,它的兄弟姐妹们都送人的送人,被领养的被领养,唯独它因为毛色丑陋,两家主人都不想要。他在玻璃外看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狗,小家伙睡得香甜,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的命运,他指着小狗对志愿者说:“就要它了。” 


剩下收容站里别的狗狗等待着安乐死的来临。 



大风起兮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儿子已经吃饱喝足,正卯足了劲撩医院前台的鳌拜大爷,鳌拜对安抚病患这种事貌似已经习以为常,摊成一张猫饼窝在柯士奇的怀里任由它的口水给自己制造“湿身诱惑”。 


大风起兮顿时感到自己这辈子可能是抱孙子无望,刚保住了儿子的命/根,但儿子貌似想谈一场跨越性别与物种的倾世绝恋。 


江澄在手机上阅读完邮箱里的稿子,一拍他的肩膀,“编辑们看过了,和我一样,都认为这次稿子不需要修改。”大风起兮正想着带儿子蹭江澄一顿晚饭,听说主编大人厨艺棒呆,最拿手的就是莲藕排骨汤,这嘴刚张到一半,江澄就把他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保证稿子质量固然是好,但下次再拖稿拖到火烧眉毛,你儿子和你的命/根,都等着咔嚓吧。”说着,面露凶光,手上做出了一个捏爆的动作。 


大风起兮顿觉得自己的裤裆凉飕飕。 


柯士奇把头埋在了猫饼鳌拜的两腿之间。 



事后江澄觉得自己简直混蛋到极致了,拿一只狗的命/根跟一个不良拖稿作者讨价还价,愚蠢人类之间的事,干啥要无辜的动物来付出代价啊? 


后来编辑们安慰江大主编,他们曾经为了催老贼的稿子,把人家看好的房子给黄了,相比起来,用他儿子的命/根威胁他,真的不算什么。江澄震惊,自家的编辑已经进化到如此不要脸的程度了吗?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想到这里,江澄抱住了扑向自己的金毛小天使,嗯,妃妃是小天使,含光是大天使。


江澄蹭蹭妃妃的脸,转头就看见二儿子赤柴在闻他小女儿黑柴的屁股…… 


孩子长大了,有些事,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江澄看着从大洋彼岸发来的一条条信息,脸黑成了锅底却又没那个胆子跟旧社会的黑恶势力说不。 


虞紫鸢说:儿啊,你都三十一了,奔四的老男人了怎么还不结婚?要急死妈妈吗?这次你一定得好好表现! 


江枫眠说:你看你把你妈气成啥样了,臭小子你赶紧找个人嫁(?)了吧,这次你努力一下,争取这两年把事办了! 


江厌离说:老弟,你现在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子?上次你找我定制的那对戒指后续怎么样了?你喜欢的那个人到底答应你没有啊? 


金凌说:啾啾,Tom哥哥对我可好啦,他说很渴望见到你呢,他会是我未来的啾妈吗? 


…… 


没错,江大主编,你gay圈的大佬Devil,此刻正面临着一年一度的严肃问题:他被催婚了。 


家里人都知道他的性向,所以谈起这事儿来谁都没有不好意思,而且他爹他娘每次都催婚催得义正言辞,每年江澄要是不摆出一个“我也在努力给你们找一个好儿媳妇”的端正态度,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 


本来他有过正经谈个恋爱的想法的,奈何到最后发现是个乌龙,一直以来只有他玩别人的份,突然意识到自己也会自作多情,满心的不甘和愤怒直接导致当天晚上把身/下的0号做/得哭了出来。 


但这次,他觉得自己做得确实有些混蛋了。 


本来跟炮友打得好好的,还正想着怎么关系更进一步,试试更多的姿势,突然就被催婚催得猝不及防,连相亲对象都让自己爸妈从美国打包寄回来了。刚收到这个重磅消息的时候他竟然还想着怎么跟蓝湛解释,让蓝湛回避一下,理由是:我爸妈安排我相亲,但我想跟你继续,所以等我对付完他们你能不能还回来让我/操? 


妈的,天下还有比自己更混蛋的人吗? 


混蛋就混蛋吧,江澄自暴自弃,不过还好,蓝湛竟然主动提出要出去散心一段时间,应该足够了,这是天在助我?他是想着赶紧把这波相亲对付完,回去继续跟蓝湛酱酱酿酿没羞没躁,但没想到这次居然来了个狠角色——他在美国撩过的一个男生,是他爹娘在美国住所的邻居,但并没有在一起过。 


江澄当时拒绝的理由是“你还是个未成年,我们中国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学校规定不能谈恋爱”,他具体的撩法也是接读高三的小孩放学回家,然后给他做中国菜吃,再没事送点小礼物什么的,说点文艺的话逗得17岁少年脸红心跳,完全是羡慕人家正值青春年华,想做一个美少年颜的粉丝。 


没想到的是Tom在几年前就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而且还有过男朋友,更重要的是他对江澄非常狗血的一见钟情了。 


之后就是17岁美少年对奔三的东方男性各种示爱,一次Tom气极了,喝醉酒把江澄推到床上,在他耳边说:“F*u*c*k me.Jean.” 


江澄好不容易把小孩哄睡着,进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问题,又催了好几次江厌离给自己设计的情侣对戒。 


江厌离以为自己老弟终于要脱单了,画戒指设计图的时候都格外用心,用的情侣暗示隐蔽、浪漫而且文艺,能让自己那万花丛中过的老弟如此上心的人,对江家来说绝对非常重要。 



那对“非常重要”的戒指最后还是没送出去,现在其中一枚正安静地躺在蓝湛的掌心,他拿起戒指对着天花板,看着被戒指圈出的一小块面积,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 


江澄有一个喜欢的人,喜欢到已经可以为那个人专门设计情侣对戒,虽然那段感情貌似是惨烈收场,但那个人确实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无可替代的痕迹。 


直到现在江澄都忘不了那个人。 


蓝湛踏上逍遥古镇旅行的路程前,在江澄家没羞没躁地过了两天,他觉得自己就像江澄养在金屋里的情人,做着最亲密的事,二人却无关感情。 


在江澄的书房里找写作资料时,蓝湛发现了那个装着戒指的盒子,明明应该拥有两枚戒指的地方只剩下一只享受着孤独。 


像是被狗血情节分开的一对,他们明明可以拥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蓝湛从自己带来的行李箱最深处取出另一只,这本来应是他的秘密。 


他不过是在送稿子顺便偷看自己男神的过程中捡到了一枚戒指,并且免费观赏到了气急败坏的江大主编而已。 


江澄本来没有烟瘾,但那种时候突然很想来一根,进了吸烟室之后却又发现自己忘了带烟,想想自己生气的源头,他二话没说就把其中一枚刻着ㄌㄓ的戒指狠狠地摔了出去。 


金属碰撞在玻璃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即就被弹得不见了踪影。 


江澄留下装着另一只戒指的盒子摔门而去,刚离开没多久,挂了魏婴电话的蓝湛就在隔壁的吸烟室鬼鬼祟祟冒出一个头。 


竟然会被人气的怒摔东西,他到底是有多在乎那个人啊? 


江澄不愧是gay们的理想型,蓝湛第一次见到江澄的时候,看着江澄的腰身,满脑子都是些R18的东西,主角是各种被/干/到哭的江澄,干/他的人脸上都打了马赛克。 


蓝湛每次来送稿子,实则是偷偷看江澄的脸,男人阅读他的稿子的时候,眉头微皱,无边眼镜给他添了一丝斯文败类的感觉,蓝湛不仅偷看,而且偷拍,还把照片拿给魏婴一起看,然后两口子对着照片“噢噢噢!”,活像俩对着男神尖叫的追星族。 


“你们那个主编可以啊,有没有男朋友?” 


“不知。” 


“那女朋友呢?” 


“不知。” 


“……那你知道啥?” 


“天天。” 


“不行,祖宗,你今儿放过我成不?我屁股现在还在疼,我可以给你口。” 


“天天。” 


“蓝湛你放开我……不…我不要!……求你了……放我下来!” 



蓝湛在一个角落里捡到被狠狠摔下的那只,把两个放在一起,刻着ㄐㄔ和ㄌㄓ的两枚戒指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他喜欢的还是个日本人……被拒绝了吗? 


蓝湛心里不太舒服,这让他想起了初三时自己的那个校花同桌。校花学习好长得好气质也好,和身为全校校草排行第二的自己看起来很般配,至于为什么是第二,因为他时时刻刻都是个面瘫,第一是他亲哥蓝涣,在高中部读高三。两张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青春期的少女们当然更喜欢笑起来如沐春风,待人温柔又善解人意的蓝涣。 


他是全校唯一一个有正当理由离校花最近的男生,时刻冷着的一张脸,对校花有图谋不轨的男生也不敢对他怎么样。然后他就可以独自欣赏别人看不到的校花小姐姐的美了。 


有种说法是学生时代每个人都会对自己颜值高的同桌有过莫名其妙的感觉,蓝湛自然也不例外,那种感觉说不上是喜欢,也许每个人都很享受距离自己最近的人什么事都第一个告诉自己,彼此之间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最清晰也最真实。那种感觉,说真的,不一定是爱。 


所以当校花有了男朋友之后,蓝湛还是失落了好一阵子的,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他是在伤心失落。


江澄对他来说就是现在的校花。 


每次送稿子来都禁不住高颜值的召唤,视线像是把江澄强/奸/了一样,本以为自己是众多gay中唯一一个能近距离接触江校花的人,却没想到江校花这么快就有喜欢的人了,还定做了情侣对戒,对你那个日本小男友这么上心啊?还不是被拒绝了,现在在编辑部发脾气。 


蓝湛内心的小九九还没完,就听见外面江澄和人说话的声音,还越来越近了,当下脑子一抽,把盒放回原位,溜了。 


出了编辑部大楼,他悲催地发现,自己忘记把捡到的那枚戒指放回去了,在内心道德谴责了一会儿自己,又想着:那枚戒指算是被江澄扔掉的,扔掉的等于不要的,那自己捡到,也不会有啥吧…… 


后来江澄撅着腚在吸烟室找了半天被自己一气之下甩出去的戒指,“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在一起呗,好歹给我留个念想啊……小/骚/货,跑哪儿去了?” 



蓝湛把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张开手看了看,想起出发前的那个晚上,江校花,不是,江澄把自己按在洗手台上后/入,镜子里意乱情迷的自己,嘴里还叫着男人的名字,转过头向男人索吻,男人心情不错,调侃道:“要我们谈感情吗?” 


但还是吻了下去。 


蓝湛的回答被吻堵在口中,没能传到江澄的耳朵里。 


把校花男神变成自己的男朋友,好像也不错。 



敲门声把蓝湛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门外那人道:“蓝先生,已经快中午了,需要给您送午饭吗?” 


蓝湛住的是家庭式客栈,这种店在逍遥古镇十分常见,在古镇被开发前就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把自己家的房子建的更大更高级,有的沿着古镇的主干道卖些古色古香的纪念品,有的开餐馆,有的做客栈生意,因为是旅游区,所以营业执照什么的都很正规,古镇人民也挺纯朴。 


“不用了,我一会儿出去吃。”蓝湛回答。 


老板娘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厨房帮忙。 


蓝湛是在江澄的手机上看到这里的信息的,而且出发前那几天江澄看手机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好像有什么不能告诉他似的,炮友关系,有什么事至于这么防着吗? 


他越想越气,大猪蹄子澄把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来的告白堵回了嘴里,早不吻晚不吻,专挑重要时刻吻,他简直恨不得把男人榨干。 


把自己索吻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 


呵,我到要看看,藏着掖着到这逍遥古镇来是想会什么情人。 



江澄一手拉着一个行李箱,从餐馆走出来,Tom已经抱着不知从哪里买的珍珠奶茶喝了起来,江澄瞅着他手里的奶茶,道:“诶,给我也买一杯,要香芋味的。” 


Tom含着吸管,蓝色眼睛眨了眨,随即弯成两个小月牙,他把奶茶递到江澄嘴边,“你喝一口,我就帮你买。” 


江澄刚吃完午饭的毛血旺,那家店的有点咸,现在满脑子都是甜甜的珍珠奶茶,没想太多,含住沾满小孩口水的吸管喝了一口。 


这动作亲密如热恋之中的人,蓝湛远远的看在眼里,心像是被妖魔鬼怪浇了满满当当的酸水。 


Tom满意地转身去给江澄买奶茶,蓝湛见缝插针地出现了。 


手指点点江澄的胸口,在男人震惊的眼神中不疾不徐地开口:“不是说有工作要事需要出差,怎么回事?跑这儿来会你的小情人了吗?”语气十分正宫,十分女王。 


蓝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现在他有多么像一个怨夫,满心满眼的酸楚都快溢出来了,眼神传递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命令:“哄我”。 


江澄张嘴正要说点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圈住,力气还挺大,差点被带着倒在后面人的怀里。 


Tom左手搂着江澄的细腰,右手端着喝了一半的奶茶,手腕上还挂着一杯紫色香芋味的,充满敌意地看着蓝湛:“我才是江澄的妈妈指定给他的男朋友!” 


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江澄一个头两个大。 



tbc. 

—————————————————————— 

 原创角色Tom是个小甜甜,具体形象脑补甜茶(º﹃º )




评论(20)

热度(91)